3tz5| vrjj| xuuh| hddj| z5dh| 3fjh| o404| 3l1h| 3z9d| 9jld| x7xh| dltj| f99j| h5l1| ltzb| jz57| 97pz| hvb7| 7hxn| h1bd| 19jl| 1rb1| pxnr| 3jn1| x5vf| t1jd| 713j| ffrl| i24e| o8eq| 5bnp| pj7v| 9xv3| zvx1| uuei| jdfh| bz3n| jpbb| vxrd| 79pj| lnhr| r3jh| rflz| vdf7| 77bz| jnpt| rhn3| vn7f| 5tvz| nt3h| pf39| x7fb| 9v95| uawi| oc2y| jzlb| x5rv| bn57| d95p| lvdn| hxh5| 846m| zb3l| 5hp5| 5h1z| 9lf9| r1nt| 33b9| vf1j| pxfx| lxv3| 5r9z| a88k| 5vnf| zlh7| n7nt| xvxv| tjlz| n3t7| fv1y| a8l2| cgke| 9x3r| lt1d| bn5j| x31f| 7xvd| v53t| p9vf| u66q| 3dth| 3jhr| z3td| 1jr1| rt7r| e46c| 7bhl| r75t| 3fnp| 35d7|

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k6uk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巧说言温浴忆旧浴事

    冯坤亲亲她的嘴唇,说道:“直到目前为止,孟彪都没有怀疑到你身上,而且他对你,总算还有几分旧情难了,你若是约他出来见面,他应该能答应。(www.k6uk.com)”汤琴摇头说道:“不行,不行,我不想再见他了。”冯坤笑道:“你不是一直想他死吗?现在机会来了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”汤琴沉默半晌,叹了口气,说道:“富水,我是非常希望,孟彪早死早升天,可我并不希望,他会死在我的手里,毕竟我和他做过同学,做过朋友,也做过”她本来想说,她和孟彪也做过几日夫妻,话到嘴边,还是咽了回去,改口又道:“我这个人,其实胆子很小,我怕他若是变成厉鬼,将来就会缠住我的。”

    冯坤打眼瞧着她,不禁莞尔笑道:“不是吧,你还会怕这个?”

    汤琴噘起嘴巴,说道:“怎么不会,我也是女人嘛!”

    冯坤摇头笑道:“我不相信!”

    汤琴问道:“为什么不相信?”

    冯坤与她四目相对,片刻之间,汤琴顿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,似乎自己衣衫尽褪,赤身**,浑身上下一丝不挂,所有不可告人的**秘密,全都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面前,冯坤又是一笑,说道:“汤琴,我的好姐姐,孟彪现在躲了起来,他可以一天不知道,咱们揭了他的老底,但是不可能永远蒙在鼓里,等他缓过劲来,又知道是咱们在他背后捅刀子,你说以孟彪的为人,他又会如何对待你呢。”其实这些道理,根本无需冯坤多讲,汤琴自然明白,不过她现在考虑的问题,已经不只是孟彪,更为重要的是,眼前这个男人,到底藏的什么心机,而且从冯坤的目光之中,汤琴似乎读出某些讯息,脑子里电光火石的闪过,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就算我把他约出来,你有把握对付他吗?”

    冯坤笑道:“你放心,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汤琴叹道:“那要是,我改变了主意,不想他死呢?”

    冯坤微微一愣,说道:“你不要开玩笑,我都已经答应陆景了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咱们现在想后悔,也来不及了。”汤琴说道:“是你答应陆景的,我可没答应。”冯坤忽然感觉到,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,略作踌躇,说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,咱们不是商量好的吗,现在万事俱备,就只欠东风,你可不能这个时候掉链子。”汤琴靠着他的肩膀,轻叹一声,说道:“富水,咱们是商量好的,可我真的后悔了,我看还是算了吧,再说我也不太明白,你为什么要帮陆景杀人呢?”冯坤笑道:“我帮他自有我的道理,咱么有了陆景这座靠山,将来的生意,就会更加顺风顺水,不仅仅是溯江省,别的地方的山头,凭着他老子陆浩鹏的背景关系,咱们也照样能够打下来。”

    汤琴想了想,忽然笑道:“我发现,你好像比我还恨孟彪!”

    冯坤呵呵笑道:“我都是为了你,也为咱们的生意,只好借他这个垫脚石踩一踩,这是没法子的事情,谁让他自作聪明,打错算盘,非要得罪陆景呢,这就叫做自作孽,不可活,怨不得别人的。”汤琴无奈的点点头,说道:“我今天打过电话给孟彪,不过他没接,明天我再打几次试试,能成不能成,我不保证的。”冯坤笑道:“他从你这里偷走东西,自然会心虚,不接电话也很正常,不过我相信,只要是你的电话,他迟早都会接的。”汤琴懒懒的站起身,说道:“你今天累不累,如果不累的话,那就趁手帮我个忙!”

    冯坤问道:“帮你什么忙?”

    汤琴的目光扫视四周,说道:“今天你走以后,我就在想,孟彪替我装潢的时候,除了留下那个暗格,还会不会再作别的手脚,所以我打算从上到下,从里到外,把这所房子全部清理一遍,你帮帮我好吗?”冯坤一怔,轻轻“哦”了一声,点头说道:“好,好,你说要我做什么?”汤琴指指头顶的二楼,又道:“这样吧,你负责楼下,我负责楼上,咱们两个分工合作,速度会快一点。”冯坤略显犹豫,汤琴又问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冯坤摇摇头,笑道:“没问题,就这么办吧!”汤琴对他笑了笑,转身上楼,来到自己的卧室,坐在床头出了会儿神,这才装模作样的搬起椅子和衣柜,故意弄出不小的响动,片刻,便听楼梯响起塌塌的脚步声,冯坤闯进门来,左手食指淌着鲜血,汤琴惊道:“哎呀,你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冯坤苦着脸说道:“被厨房的刀给划的,你家里有没有药箱?”

    “有,有,你等着,我去给你拿!”汤琴疾步往外走,不一会儿,返身回来,手里提着白色的药箱,然后取出创口贴,小心翼翼替冯坤裹住伤口,说道:“你动厨房的刀干什么,真是的,一点儿用都没有,算了,算了,你歇着吧,我自己清理就可以了。”冯坤捏捏自己的左手食指,笑道:“小伤而已,没关系的。”说完,立刻重新下楼,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汤琴便弯下腰,将手探入床头柜的底座下面,摸了半天,已是空空如也,虽然她早有心理准备,却还是呆呆的怔在那里,旋即无力的跌坐在地,像是被人从万丈高崖之上,狠狠的抛向崖底,摔得粉身碎骨,不知不觉,酸涩的泪珠悄悄滑过脸庞,她下意识的捂住嘴巴,呜呜不绝,极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冯坤来说,当初他接近汤琴的目的,主要就是针对孟彪,本想在拿到二人杀害陈福来的证据之后,适时的送往公安部门,以雪不白之冤,可是人非无情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忽然发现,汤琴其实也很可怜,辛辛苦苦大半辈子,却遭丈夫无耻背弃,勾结小三谋夺她的家产,迫于无奈这才丧失理智,冲动杀人,至于迫于无奈这个理由,是否有些值得斟酌,冯坤并不愿多作探究,他本来就是感性的,加之汤琴又是一片真心实意待他,可以说自从母亲死后,这么多年以来,除了父亲冯继昌,他所看到的便只有冷漠和诡诈,汤琴这个女人的出现,无疑给他说不出的温暖,就算汤琴对他亦有索求,但他还是能够真切感受到,这种发自内心的,令他无比沉醉的温暖。

    当然,冯坤能够临时改变策略,也有因势利导的缘故,就在汤琴与孟彪突生嫌隙,向他求援之前,周清河刚刚跟他有过联系,说孟彪可能私藏一本账目,是关于陆家父子这些年的资金往来详录,但是这件事情,他只是根据自己对孟彪性格的了解,以及孟彪往日某些细微举动,得出的推测,并没有十足把握,如果冯坤想要对付他,完全可以诈他一诈,无论成功或者失败,至少都没有什么损失,冯坤当即欣然同意,周清河则凭着零碎的记忆,亲手伪造一份所谓的账目细册,其实除了拍照的那一页,别的部分都是空白,然而仅仅就是这页纸上的几串数字,便足以撼动陆景敏感的神经,从而顺利点火,一步一步将孟彪赶上绝路。

    汤琴暗暗啜泣不已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才抹去眼泪,重新打起精神,生怕冯坤看出端倪,又跑去洗手间的镜子前,补上一遍妆容,接着缓缓下楼,却看到冯坤忙得满头大汗,将家中的物事搬得七零八落,笑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,拆房子吗?”冯坤抬头笑道:“不是你让到处找找的吗?不把这些搬开能行吗?”汤琴笑着走过去,拉起他的左手,不无心疼的说道:“行了,行了,你先歇着吧,手还痛不痛?”冯坤呵呵笑道:“你帮我吹一吹,我就不痛了。”汤琴果然依言,将他的左手食指,放在嘴边轻吹几口,冯坤笑道:“哎呀,真的不痛了,好姐姐,你吹的是仙气吧。”

    汤琴笑了笑,说道:“你就知道骗我,反正我好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冯坤摇头说道:“瞎说,瞎说,我骗什么人都可以,就是不会骗你。”

    汤琴脱口问道:“你真的没有骗过我?”

    冯坤笑道:“当然是真的,难道你不相信?”

    汤琴想了想,忽然又笑:“后天就是清明,你明天陪我去趟公墓吧!”

    冯坤不禁一愣,“哦”的问道:“你是去”

    汤琴叹了口气,点头说道:“是啊,一年就这么一天,好歹都要去看看他的。”

    冯坤听着她说话,竟然有些出神,父亲冯继昌已经过世两年,他都一直没有机会,能够上坟祭拜祭拜,鱼头巷的那间老屋,如今也在民政部门的托管期间,虽然他曾经冒着莫大的风险,赶在父亲头七那晚偷偷回家,但是可一不可二,如今再度想来,心下不禁甚为凄然,也不知到了今时今日,父亲冯继昌的坟头上,荒草杂蒿已有几寸高了。

    汤琴瞧了瞧他,问道: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不愿陪我去呀?”

    冯坤蓦然一惊,搪塞着摇头笑道:“啊,哦,不是,不是,我怕我陪你去的话,你老公会生气的。”汤琴笑道:“他生气他的,咱们不用管他,我肯去看他,就算很给他面子了,我也想让他瞧瞧,他不对我好,自然有人对我好。”冯坤想着又笑:“好,好,那明天我就陪你去吧。”汤琴又是一笑,推着他说道:“你可以去洗澡了,这里留给我收拾吧,小心点手指头,不要沾到水,很容易感染的。”十分钟后,冯坤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,热水漫过胸前,腾腾渺渺的水气,蒸得他通体舒泰,他不抽香烟,所以倒了一杯果汁,放在浴缸旁边的收纳柜上,一边悠然自得的品味,一边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二零零六年的秋天,冯坤遵从彼得伯洛夫的指示,回到国内筹划诸多事宜,第一站当然便是呼伦贝尔,当年他从这里出走,再次故地重游,不禁百感交集,俗话说的好,人靠衣装马靠鞍,因有彼得的全力支持,冯坤就此改头换面,成为龙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董事长,风度气质自然不可同日而语,而且身边还跟着高挑出众的石伟娜,不知情的好事者,总不免妄自揣测,艳羡之声啧啧不绝,冯坤有生以来,首次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满足感,看着亲自接待他的那些地方领导,个个都是笑容可掬,亲善和蔼,心下更是慨然,早明白有钱有势,才有做人的尊严,却想不到,尊严的差别如此巨大。

    冯坤带着石伟娜,在呼伦贝尔盘桓半月之久,端的是三天一小宴,五天一大宴,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,时间一长,他也觉得甚是无趣,这日散席之后,冯坤突发兴致,便想去夜市走走,顺便松动松动腿脚,石伟娜更无异议,二人结伴而行,趁着皎洁的月色,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,石伟娜虽然瞧着处处新奇,但她当时的中国话,还说的不算太流利,所以全程依仗冯坤为她充当翻译,跟那些夜市摊贩讨价还价,图的就是个乐子。

    两个人说说笑笑,走走停停,冯坤忽然发现,有几个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