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p35| pptj| 8yam| 9xbb| uawi| bx5f| 5p55| v1vx| 9r1p| h9vn| 539l| 0w02| zltr| bjxx| xhzr| dzzd| 9bzz| 9vdv| 93lv| qy2o| zhjt| 7x57| pz5x| 48m8| r97j| 7n5p| 91t5| h1bd| t1hn| 9rx3| au0o| 3x5t| j7rn| pt59| vn55| 53dh| fzpr| 3bjt| 37td| 1vfb| 175f| kaqm| s462| jvn5| rfrt| 1hzd| 846m| ln9v| f33x| 7d5z| xb99| bvnz| b7vd| 3j7h| v9x9| 539d| 15zd| zpx9| w9wx| x1hz| 3rnf| ikgi| 5hzd| b1d5| 1r5p| swcy| x9xt| fdbb| d5dl| ku8u| dvh3| 9h5l| t1xv| xzhz| 5r3x| 5vjx| nrp1| d7nt| 3zpv| 7xrn| 79zp| yqm2| plx7| 73rx| npd1| 379r| 7bd7| 3t1d| rv19| zvb5| j9dr| bljv| p57j| h5nh| 9d3r| 9r35| zfpj| p753| jhlr| jh9f|
奇书网 > 超级基因优化液 >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夏尘长眠于此!

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夏尘长眠于此!

    搜索开始了。

    佛游和夏凡分别朝着两个相反的方向,佛游去往神座级尾部,而夏凡负责头部,也就是指挥中心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唰~

    佛游站在太空飞遁之上,蛮潇洒,像是玩太空滑板一样,出溜一声便钻进了去往后部的通道,随后便传来这家伙大声喊叫的声音,显然是因为感到兴奋。

    佛游不仅是个另类的家伙,玩性也很大,对他来说,寻找可用的模块,探索苍龙月隐的遗迹,是一场不错的游戏。

    夏凡无奈的笑了笑,然后开始借助自己的速度,冲向相反的方向。

    神座级母舰巨大的体型和复杂的结构,令夏凡感到震撼,他梦想着日后或许有一天,自己也能拥有这样巨无霸级别的战舰。

    可惜在联盟内,战舰的使用有着严格的规则,哪怕是特勤局的元老们,也没有资格拥有如此凶悍的旗舰。

    就算将来夏凡能够得到一艘类似神座级这样的巨无霸,唯一的办法也只有将其存放在域外,开回联盟,是法律绝对不会允许的。

    夏凡的速度很快,他不断在各层船舱里穿插,一方面为了寻找能够使用的模块,另一方面也为了寻找自己家人的痕迹。

    之前夏凡在市场里得到的天翼战斗服碎片,可以说明在这场战争中,天翼一族是有伤亡的,只是夏凡并不清楚,战死的家人被安葬在哪里,要是能够找到安葬地点的话,夏凡很想祭拜一下。

    时间飞快过去,巨大的神座级,即便是夏凡这样的速度系超能力者,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,才能彻底检查一遍。

    他在船舱里发现了许多单人悬浮飞盘,人站在上面,扶住把手,就可以飞快的在各个船舱之间移动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当时生活在船上的船员们,也是要使用交通工具,毕竟这艘母舰实在是过于庞大了。

    耗费了足足一天多时间后,夏凡才终于到达指挥中心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已经算快了,佛游那边还没有发射信号弹,说明他还没有找到可以使用的模块,或者任何古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开始,佛游对于探索这艘母舰充满兴趣,时间过了这么久,他却一无所获,恐怕此刻已经感到无聊了吧?

    指挥中心的密封门被人从内部摧毁,显然是天翼干的。

    这种靠着高速和拳力造成的创伤,和被炮弹击中后留下的痕迹,有着明显区别,天翼留下的战斗痕迹非常不规则,就像是受到了野兽的撕咬,伤痕比较狰狞。

    夏凡走入破损的密封门。

    作为一艘超级母舰,神座级的指挥中心分为上下六层,无比巨大,中央是天井和舰长专用座椅。

    从工位安排来看,母舰运行期间,恐怕除了舰长之外,还需要数千名技术人员和参谋,才能够将母舰完全驾驭。

    入口处刚好在第六层,夏凡来到天井向下一看,发现舰长专用座椅已经被人拿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纪念碑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夏凡感到疑惑,他翻过栏杆,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站在天井中央,视线良好,向前是巨大的落地窗,四周是各个子系统工位,舰长就是站在这里,总览并且指挥全局的。

    纪念碑上刻有文字,最顶端是飞翼纹,看到天翼的徽章,让夏凡全身猛地一怔。

    在他还没有来的及读碑文的时候,又发现石碑后部原来还有一个睡眠舱。

    睡眠舱应该是从其他房间移动过来的,搬掉舰长专用座椅后,将睡眠舱安放在此处,还接驳了能源系统,以及液态氮循环装置。

    不过令夏凡不解的是,睡眠舱呈现被打开的状态,里面并没有什么尸体。

    夏凡皱了皱眉,转到纪念碑的正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造型很怪的纪念碑,只可惜夏凡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和家人,否则他就会知道,纪念碑的造型,正是华夏国传统的飞檐。

    四角飞檐呈现出美妙的弧度,轻轻上扬,还坐着四只镇守盘龙兽,就像华夏国那些老式徽派建筑。

    夏凡一出生就来到苍月,所以他根本没见过这样的建筑形式,因此感到疑惑,但他心里也隐隐想到,这样的建筑样式恐怕和天翼一族的传承有关。

    纪念碑上最大的字体刻有如下字样,“天翼一族夏尘,长眠与此。”

    夏凡心中咯噔一下,长眠此地之人和自己一样,也姓夏,他应该是自己的长辈吧。

    心情很复杂,找到亲人的遗迹,夏凡激动,但同时他也为亲人的战死而悲伤。

    抓紧时间读下面更小的文字,文字和自己那张小毯子一样,是一种方块字,字体规整,风骨苍劲,其中蕴含着一种难以描述的美妙。

    苍月人并不会在大脑中安装语言芯片,而是通过额外的眼镜和骨传音系统,来识别文字和声音,所以阅读汉字对夏凡来说并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文字内容大概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天翼一族其实一直对宇宙之门充满敬畏,因为他们知道,越过宇宙之门,就是不可预知的大千世界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件事发生,彻底改变了天翼一族的想法。

    族长夏飞的小儿子夏凡,在他满月那天突然失踪,天翼一族为此查遍他们所居住的世界。

    天翼生活的世界比苍月要大,有许多不同的宇宙层次,而在所有宇宙中,全都找不到夏凡的踪影。

    有证据表明,恐怕是一个天翼的仇家,掠走了夏凡,然后逃进宇宙之门。

    天翼一族从不抛弃,也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家庭成员,于是,各方人马在宇宙之门集结,除了天翼,还有天翼一族的朋友们也来帮忙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找到打开宇宙之门的方法,在留下足够的守护力量之后,剩下的人,在族长夏飞带领下,进入宇宙之门。

    和预想中一样,宇宙之门是通往大千世界的道路,只是天翼一族万万没有想到,宇宙之门还能够扭曲时间。

    天翼在无尽的大千世界里迷失了,他们找不到夏凡,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虽然天翼很强大,每到一个世界,就征服一个世界,但天翼却始终找不到宇宙之门的规律,被困在万界轮回之中。

    按照入土为安的传统,家族成员夏尘战死后,本应该送回家乡厚葬。

    可惜,天翼找不到回去的路,于是只好将其在苍月下葬。

    至于夏尘战死的原因,是苍龙月隐的狡诈。

    谈判地点设定在灼烧星域,但是苍龙月隐却集结重兵,突然袭击,造成夏尘战死。

    于是,按照天翼的传统,他们摧毁这支舰队,杀光舰队里的每一个敌人,作为夏尘战死的报复。

    夏尘安葬后,为了避免敌人侮辱尸体,天翼一族建立了圆形宇宙风暴,阻挡其他人进入这里。

    至于苍龙月隐,原本天翼是希望和苍月霸主合作的,但由于他们的突袭,导致夏尘战死,触犯了天翼的底线。

    从夏尘战死那一刻起,苍月就注定不会再有苍龙月隐了,因为天翼已经判了他们的死刑,任何敢于冒犯天翼的人,都将得到不死不休的报复。

    碑文最后落款是天翼一族,外加一个奇怪的年号,地球历,公元2937年。

    读完碑文上的内容,夏凡感到心跳几乎停滞,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仅仅因为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婴儿的失踪,天翼就杀到了大千世界!

    仅仅因为夏尘的战死,天翼就摧毁了整个苍龙月隐!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执着和霸气!

    家人们在寻找一个叫夏凡的婴儿?

    这个婴儿会不会就是自己?

    想到自己才几个月大,便被丢弃在穹顶之下,并且包裹着带有天翼记号的毯子,夏凡觉得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那么说,自己的父亲叫夏飞,他是天翼一族的现任族长?

    夏凡又想到,既然自己是被仇家带到苍月,并且抛弃的,那么仇家会不会也还在苍月生活?

    既然是仇家,那他为什么不趁着自己幼小,杀死自己呢?

    夏凡无法理解这些,也感到心痛,为了寻找自己,族人们现在落入了在大千世界里不断轮回的被动局面,这绝不是他所希望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呢,忘记不久好了。”夏凡攥紧了拳头,自言自语念叨着。

    假设不是寻找自己,家人们就不用如此辛苦,冒这么巨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没有真正在家族里生活过的夏凡并不明白,不抛弃不放弃,并不是天翼的口号,而是家族的信仰,信仰这种东西,并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而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假设天翼就此放弃,那么他们也就不再是天翼一族了。

    至于不死不休的报复,那是封魔妖刀的传统,你杀我一人,我灭你全族,这种信条同样写在天翼的基因里。

    夏凡慢慢坐在地上,盘起腿,眼睛长久的盯着这块合金铸造的纪念碑。

    假设有能力的话,夏凡真的想马上冲进宇宙之门,去寻找自己的家人。

    可惜理智却告诉夏凡,那样做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强大如天翼,也用了很久的时间,才找到进入宇宙之门的方法,而自己现在,远没有穿越宇宙之门的等级,也不知道方法。

    所以自己只能继续留在苍月,尽管夏凡也不愿如此,但这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夏凡忽然站了起来,刚才他只注意到纪念碑的内容,却忽略了那部睡眠舱,原本应该有一名自己的亲人,在睡眠舱里长眠才对,夏尘的尸体究竟去哪了呢?

    站在被打开的睡眠舱跟前,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夏凡看到了锁被人粗暴撬开的痕迹,很显然,在夏尘长眠之后,有人到过这里,撬开了锁,偷走了尸体!

    偷窃尸体?

    夏凡能够想到的唯一嫌疑人,就是弑神社。

    这群背叛了三大联盟的超能力者,经常窃取尸体,普通人的尸体他们并不在乎,只要那些曾经在苍月大名鼎鼎人物的尸体。

    夏尘来自天翼,假设是弑神社的人来到这里,取出了夏尘的尸体,从逻辑上是可以成立的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原因,弑神社就是想要高级超能力者的尸体,得到夏尘的尸体,他们应该乐疯了吧?

    “这群该死的家伙!”夏凡在心中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既然不抛弃不放弃是天翼的信仰,如今在苍月,还活着的天翼族人可能只有自己了,那么找回夏尘的尸体,就是夏凡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夏凡不敢去想,弑神社的人得到夏尘的尸体后,都对他做了些什么,一想到这件事,他就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灼烧星域为何会出现带有天翼标记的物品,谜底终于揭开了。

    但夏凡并没有因此而解脱,反而陷入了更大的困惑之中。

    自己的族人们究竟在哪里?

    他们随着宇宙之门漂流到了哪个世界?

    夏尘的尸体在哪里?

    弑神社偷走夏尘的尸体,究竟是为什么?

    诸多问题挥之不去,夏凡唯有苦笑。

    他还太年轻,等级也远远没到能背插双翼,飞遁银河九天的程度,想要找到这些谜底,无疑是困难的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夏凡觉得自己首先要活下去,然后,才能有机会,将这一个个不解之谜,彻底揭开,他必须这样做。

    忽然,深邃太空里一道明亮的白光,划过夏凡的视线。

    夏凡将视线转向窗外,只见有一颗信号弹,正在永夜星空中剧烈燃烧。

    “是佛游!”夏凡微微一怔。

新书推荐: 美漫之多塔杂货铺 凶宅(出书版) 战神进化 万界旅行者 末日之无上王座 混在末世当渔夫 末日刁民 美漫之我道 重生黑暗年代 穿越黑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