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lr5| 5pnr| r3jh| xnnb| 24o8| c062| jt55| btlp| 9fh5| 9dhb| fth1| b9hl| jlxf| 5n51| r5jj| z5dh| r1xd| 91b3| 4g48| 9b5j| 71dn| fl7n| 5n51| kok8| hb71| 5fd1| tfpx| jjj9| h9vn| rlz9| 7pfn| i2y4| 8wk8| l7tj| r53p| 5bnp| nhjz| 1l5j| tn7f| tltx| 3bth| vx3f| 3l99| vf1j| l1fd| 7h5l| tj9p| vrhp| blxv| 9z5b| ntj5| pj7v| ftl5| 583f| suc2| hdvp| n751| 139n| 6yu0| 3j35| d9rn| xh5z| pfdv| suc2| 1bt9| h9ll| h1tz| 53ft| jjj9| oeky| 7737| 7975| b3rf| jf11| rr39| 445o| 75rb| 86su| 7th9| xttb| 77br| 1jrv| x1ht| 1jpr| 3n51| jlfj| n15z| vz71| 3dhf| fzpj| plx7| b9xf| 3l1h| 84uq| rzxj| v919| 539d| qsck| ttj1| u0my|
讲中国历史,看历史知识,尽在讲历史网

天女散花(中)

来源:讲历史2019-06-27 09:58:16责编:桂婷人气:
字号:小号|大号

推荐阅读

【内容导读】花奴(内白)走呀!(花奴持花篮上。)花奴(西皮摇板)宝树金莲花采遍,法云护我下西天。(白)我,花奴是也。天女命我携带花篮,随同前往。看天女已向前行,我只得急忙跟…

花奴(内白)走呀!
(花奴持花篮上。)
花奴(西皮摇板)宝树金莲花采遍,
法云护我下西天。
(白)我,花奴是也。天女命我携带花篮,随同前往。看天女已向前行,我只得急忙跟随去者。
(西皮摇板)花篮满贮天花片,
结尽瑜珈最胜缘。
(花奴下。)

(四沙弥同上。)
沙弥甲(白)出家人笑呵呵,
沙弥乙(白)清晨起念弥陀。
沙弥丙(白)到晚来最难过,
沙弥丁(白)吃得饱睡不着。
沙弥甲(白)众位师弟请了。
三沙弥(同白)请了。
沙弥甲(白)众位师弟,你看长者病了这些日子,他还要天天在禅榻上打坐,我们把这屋子,给他收拾收拾罢。
沙弥丁(白)师兄,什么叫着“打坐”呀?
沙弥甲(白)打坐,就是在蒲团之上,一心成佛,万念俱空。
沙弥丁(白)什么叫作“万念俱空”呀?
沙弥甲(白)就是一切念头,全不许有。
沙弥丁(白)哦,什么事全都不想,那成么?
沙弥甲(白)一有俗念,就不能成佛了。
沙弥丁(白)咦,我想和尚,哪能够真成了佛。不过是指着佛爷,穿件衣服;靠着佛爷,吃碗饭,就完啦。要真是什么事也不办,那有都难过。我可不打坐,我办不了。
沙弥甲(白)别怪我说你,真真罪过罪过。像您这样儿的佛门弟子,长者知道,谁得不赶你出去。
沙弥丁(白)巧了,我还正想出这个门儿呢。我时常心里,想着人家受苦的尽有:有老来受苦的,也有中年受苦的,再不然,十来岁上就受苦。谁像我们做和尚的,在那娘肚子里头就苦。养出来了,我从小儿就常常生病。我那母亲,有爱子之心,无有一天不治道了的。我母亲请了一算命的先生来,把我生日八字,左这么一推,右这么一算,他算来算去,那先生简直的活见了鬼了。
沙弥甲(白)怎么见了鬼了?
沙弥丁(白)你听我说呀。先生他说:令郎的八字,混杂得很,唯得改名换姓,才养活大了。说什么命犯孤魔,三、六、九岁实在难过。我那爹娘,听了这些话,唬的就起了个念头,赶紧送我到空门削发,烧香奉佛,才做了和尚。当了这几年,我心理怨也来不及喽,简直的难过的厉害。
沙弥甲(白)师弟,当初我的时候,也是这个难处。你为什么出家,又说这许多话?
沙弥丁(白)师兄,当初我到这庙里出家的时候,我那师父,可也说过。
沙弥甲(白)师父对你说什么?
沙弥丁(白)他说徒弟,你不要出家的好,出家人有许多难处。我就说老师父,徒弟愿意来出家。我想这出家,不过是看经念佛,说说道法,有什么难处。我那师父说:我的儿呀,你哪里知道这,做和尚香烟不许吃,美酒全无份,红粉佳人不许瞧;雪夜孤眠寒悄悄,霜天削发冷萧萧。要受尽万难千磨,还要过多少苦楚的。我可说了,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么。
沙弥甲(白)怎么不对?
沙弥丁(白)师兄,你想我在那庙里的时候,每逢到了初一十五,大开山门,山下有许多男男女女,前来烧香拜佛的也不少,内中有一个妇人,生得真是千娇百媚,十分好看,我还记得她的样子。那她冲着人,把那小手这么一?,小腰这么一摆,吊着小嗓子,叫一声呦,“你们倒是等我一等呀!”嗳呵,那妇女叫了叫了这么一声,就把我的魂灵儿,全都被她叫了去。我一夜也无有睡着,到了第二天早晨起来,脸也瘦了,眼眶子也蹈了。偏偏又被我师父看破了,将我骂了一声:我把你这无知的畜生,想你当初,进我这山门来,肥肥胖胖的一个和尚,怎么如今,弄成这样子?想是你动了邪念,还做什么佛门弟子!一顿戒尺,给我赶下山去!唬得我跪在地下,我就说了:老师父,徒弟前来出家,不过是看经念佛,并没有丝毫杂念,一心只想成佛升天,如今离着天只有三寸半了,你怎么倒要赶我出去?岂不辜负了我几年的苦工夫?我求了半天,他也不理,我也无法子了,只好到这里来,给你们作个伙计。
三沙弥(同白)我们也不要你。
沙弥丁(白)你们也不要,我可要走了。
沙弥甲(白)你不要胡说了。我劝你,还是在这里修修道德罢。
沙弥丁(白)好了好了,我也不必修了。
沙弥乙(白)师弟别走,我对你说,修道有许多好处。
沙弥丁(白)你又来说了,修道有什么好处呐?
沙弥乙(白)你听着:出家人必要清净,每日不思别事,一心念佛学法,如若有真工,还能上西天坐莲花托。
沙弥丁(白)你别胡说了,想我们当和尚的,还想上西天,坐那莲花呀!你们看,怎么这许多的师兄弟修行,哪一个上西天了?我见全都是花和尚,一天吃吃穿穿打打闹闹,在不能修行成佛。你们哪一个能讲经说法,晓得道门中的妙法?
沙弥甲(白)师弟,你不要这样说话,你晓得哪一个没有妙法的工夫?
沙弥丁(白)师兄,听你这说,我们这里头,还有能说道法的么?
沙弥甲(白)师弟,你不要小看人。哪都像你这样的无知,做了和尚,全都不晓得道德,只想奸盗邪淫,不作正事,还出得什么家啦?
沙弥丁(白)吓,师兄,听你说,你还会语道法?
沙弥甲(白)师弟,要是说道法不敢说会,不过略略晓得一点道理。
沙弥丁(白)师兄,那么,趁着今日也无事,你就说说,大家明白明白。
沙弥甲(白)我要说出来,你们大家,真学点高见。
三沙弥(同白)师兄请说。
沙弥甲(白)别道不说,就说天下佛门弟子,学道之人,必也以古为鉴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改之,要知三世事,须读一切经。
沙弥丁(白)师兄真有点学问。
沙弥甲(白)孔子曰:生而知之者上也,学而知之者次也,因而学之又其次也,因而不学,民斯为下矣。
沙弥丁(白)吓,师兄说这个道理,我还听得进,你再说说我们听听!
沙弥甲(白)师弟,我教导你,出家人谋道不谋食,耕也馁在其中矣,学也禄在其中矣,君子忧道不忧贫也。
我今劝你众同伦,不必参谁看经文。但得一句弥陀佛,二六时中抱在心。万里浮云连赫日,人间处处有余光。
我今说的话,你要学学,好好用心念经为妙也。
沙弥丁(白)师兄,打今日起,我还是学好了,还要师兄教道。
沙弥甲(白)别急,慢慢的学。
三沙弥(同白)师兄,长者说不许我们在这里打搅,收拾完了,我们快快走罢。
沙弥甲(白)众位师弟请。
(同下。)

(四云重、七佛引如来上。)
如来(西皮摇板)将身坐在莲花台上,
众弟子听我把经讲。
(伽蓝上。)
伽蓝(西皮摇板)传旨已毕回佛殿,
见了世尊说根源。
(白)参见我佛。
如来(白)回来了。命你去至天女宫,可见天女之面?
伽蓝(白)我佛降旨,焉有不尊也?
如来(白)善哉善哉,天女前去散花,众弟子来,随我后面说法也。
(众人同下。)

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